今天是:
首頁 - 他山之石 - 正文

【他山之石】西安歐亞學院:應用型高?!耙詫W生為中心”的范式轉型

作者:    新聞來源:中國教育報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22-06-15


落實立德樹人,堅持以本為本,推進“四個回歸”,是我國踐行“以學生為中心”的政策導向、加快建設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的重要方向?!耙詫W生為中心”已經成為新時代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與高校轉型的重要衡量維度之一。

創辦于1995年的西安歐亞學院,將“以學生為中心”的范式轉型作為學校戰略轉型階段的發展主線,從2006年開始,在應用型人才培養、教師發展、學生事務三個方面深入實施改革,同時也開展了內部授權體制改革、管理體系優化、教學信息化與學習系統建設、校園環境與學習空間改造等支持系統的大量改革與建設工作,形成了“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的整體框架。

西安歐亞學院的轉型實踐表明,應用型高校從“傳授范式”向“學習范式”轉型需要具備4個關鍵:政策環境支持和高校工作者價值觀引領,系統規劃設計與全面探索相結合,審慎把握和確定學生學習目標,保持教師隊伍高成長性、高成本投入與資源基礎的平衡。


一、緣起  “以學生為中心”的理論探究


1952年,卡爾·羅杰斯首先提出了“以學生為中心”的觀點。199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提出“高等教育需要轉向‘以學生為中心’的新視角和新模式”,具體要求是:國際高等教育決策者應把學生及其需要作為關注的重點,把學生視為教育改革的主要參與者。國內有較大影響力的研究成果是華中科技大學趙炬明教授開展的“以學生為中心”本科教學改革系列研究。他通過文獻總結歸納,提出了“新三中心”理論,認為“以學生為中心”模式具有三個基本特征:以學生發展為中心、以學生學習為中心、以學習效果為中心。

范式是“以學生為中心”理論的另一個重要概念,由羅伯特·巴爾和約翰·塔格于1995年提出。他們認為,“以學生為中心”不是僅限于教學活動的局部改革,而是一場范式轉型,新的教學范式需要系統層面特別是學校體系的支持。所謂范式轉型,代表著三個層面的系統轉變。首先是基礎理論的轉變,“以學生為中心”范式以認知論哲學和建構主義學習理論為支撐。其次是教學活動的轉變,由“老三中心”(教材、教師、教室)轉變為“新三中心”,從注重教師如何教轉變為關注學生如何學。再其次是組織系統的轉變,需要對學校的組織系統進行調整和變革,構建一整套新的生態系統來支撐和落實“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模式。

改革開放40年來,“以學生為中心”改革從理念引入到政策表達再到發展和應用,與我國高等教育的質量建設主題和內涵發展重點相伴隨,經歷了從無到有、逐步滲透和融入的過程,對高校辦學和教學改革的指導力度越來越大。


二、實踐  “以學生為中心”的轉型歷程與整體框架


西安歐亞學院從創辦至今,先后經過了創業與規模拓展期(1995-2000年)、規范發展期(2001-2006年)、戰略轉型期(2007至今)三個發展階段?!耙詫W生為中心”的范式轉型是學校戰略轉型階段的發展主線和主要特征。2006-2010年是學?!耙詫W生為中心”理念的觀念導入和辦學方向探索期,最終形成了基于“以學生為中心”價值導向的戰略規劃和辦學目標,為轉型改革提供了頂層設計和方向指引。

2010年第三次教學工作會議開始,學校全面推進“以學生為中心”教學改革和教學模式轉型,基本遵循“以學生為中心”的范式框架,主要思路是“提升學生的學習質量和生活質量”,從應用型人才培養、教師發展、學生事務三個方面深入實施改革,同時也開展了內部授權體制改革、管理體系優化、教學信息化與學習系統建設、校園環境與學習空間改造等支持系統的大量改革和建設工作,形成了“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的整體框架。


西安歐亞學院“以學生為中心”轉型框架


西安歐亞學院將“以學生為中心”的范式轉型融入學校戰略規劃,歷經“2006戰略”、“2007戰略咨詢”和“四四二”戰略(2009-2018年)三次演進,最終構建了包含“質量、經營、聲望、組織與管理體制、信息化建設”5個主題的戰略框架。前三者為戰略任務,后兩者為戰略支撐,其中的質量戰略就重在全面落實“以學生為中心”理念和推進“以學生為中心”教學模式改革。

1.應用型人才培養模式轉型

學院與專業調整。遵循“專業依托行業”原則,從原來以學科劃分學院轉變為以產業劃分學院,陸續完成了專業歸屬及二級學院調整。學校根據行業和產業的需求論證設置新專業、動態調整已有專業,建立了專業設置“漏斗模型”,為構建專業群打下了堅實基礎。

人才培養方案改革。2012年,學校首次根據“以學生為中心”理念對人才培養方案進行了較大幅度的修訂,之后于2016年、2020年再次進行了大調整。三輪改革的側重點各有不同,但都貫穿了“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理念并逐步整合與細化,每一輪改革都是一次系統性完善與持續改進。

課程體系重構。學校將課程整合歸類為專業知識、通用知識、專業能力、通用能力、專業素質、通用素質6個模塊,根據行業需求與企業聯合開發模塊課程內容。創立課程小組制度,增強課程開發、設計與教學實施的團隊力量,學校匹配支持政策與激勵政策,賦權課程小組。


艾德藝術設計學院新生“概念設計與實現導論”課程上師生互動


教學方法改革。學校轉型伊始就建立了“卓越教學中心”,開展了“以學生為中心”教學范式培訓,專職教師直接培訓覆蓋率達到80%,促進了布魯姆法則、項目學習等”以學生為中心”教學理論和方法的普及與應用。此外,將非正式課程和學習活動作為重要學習單元,每周三下午設為“無課日”,由社區、社團、二級學院開展形式多樣的實踐活動,促進學生融入社會和職業環境。

2.教師發展轉型

2010年,學校與美國杜肯大學合作開展了為期5年的“以學生為中心”教學范式培訓,為全體教師和領導干部培訓“以學生為中心”的教育理念和教學方法。之后,學校逐步建立教師發展體系,針對不同類別的教師分層制定培養地圖,根據不同能力層級教師的特征設計特色培訓內容,包括管理能力培訓。同時,注重通過掛職鍛煉、產學合作、企業咨詢等支持機制,提升教師的專業與實踐水平。

3.學生事務轉型

建校初期,學校的辦學層次以??茷橹?,學生事務的主要職責是嚴抓紀律、保證安全穩定。隨著學校升本、生源結構變化以及“以學生為中心”理念的提出,2006-2012年,學校進行了第一輪學生事務改革,主要是從嚴格管理轉向學生發展與服務。2013年,學校開始探索和推行學生事務社區制改革,先后成立了“德魯克”、“孔子”等8個青年社區。社區內的學生跨專業、跨班級住宿,以便于多元背景下的相互了解與合作,同時強調學生管理、學生發展和學生服務三者相融合,適度強化班級行政管理力度。

4.組織與管理體系改革

其一,以授權為核心的校院兩級管理體制改革。將人事、財務、教學管理等權力在學校和二級學院之間重新分配,同時要求行政職能部門的工作導向轉變為支持和服務二級學院,實行管理重心下移。

其二,戰略分解與績效管理體系。戰略分解過程遵循“理念-策略-行動-結果”的邏輯鏈條逐一展開,其中融入績效管理與考核流程,包括學??冃?、部門績效、個人績效三個層面,每個層面構建PDCA管理閉環,重在即時反饋、持續改進并形成多樣化激勵。

其三,基于波多里奇質量獎卓越績效準則的二級學院管理機制。引入波多里奇質量獎卓越績效準則并進行適應性改造,以此為框架設置二級學院績效目標,引導二級學院以客戶為導向追求卓越。

5.校園環境與基礎設施轉型

一是校園環境建設與學習空間改造。在學生公寓樓周圍建設“大學生客廳”,為學生提供學習支持空間和生活服務空間。每個二級學院的教學樓均按照其學科專業特點和學習活動需求進行設計,營造全面支持“以學生為中心”教學改革的物理學習空間。

學生在2021年10月落成的虹橋學生中心頭腦風暴區學習討論


二是教育教學信息化建設。持續建設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學綜合管理平臺、支撐“卓越教學中心”的網絡教學平臺和優化學校組織管理與服務的信息化支撐平臺,形成了教育教學信息化服務體系和可行的教育教學改革模式。

三是資源配置優先保障。通過內部管理體制改革、全面預算管理、資產管理以及管理會計的全面實施,優化行政后勤費用、招生宣傳費用、財務費用,將有限的經費持續、優先投入教學。

6.組織文化轉型

隨著轉型的推進,多元的新校園文化特征逐步形成,“以學生為中心”已經成為主導的教學文化。強調團隊合作、長期主義、“種樹”思維、以學生為中心,注重驅動因素和批判性思維、數據思維、戰略思維以及藝術素養與體育精神等。


三、反思  應用型高校“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的關鍵


2019年,西安歐亞學院完成了“四四二戰略”,“以學生為中心”的范式轉型整體成效顯著:2010-2014年,承擔了國家教育體制改革試點項目;2013-2017年,承擔了國家教育信息化試點項目并被評為優秀示范單位;2018年,獲得陜西省質量獎提名獎。教學改革也取得了突出成績。從2012年開始參加清華大學中國大學生學習與發展追蹤(CCSS)調查項目,調查結果顯示,學校學生對校園環境支持度的評價高于地方本科院校常模8%-10%。此外,學校教學信息化建設效果明顯,目前全部課程資源都實現了線上運行,在線課程開出率(門次)≧93%,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師生對在線課程的滿意度均高于全國常模5%-10%。

西安歐亞學院的實踐,展現了應用型高校如何以“以學生為中心”理念為指引來實施本土化的系統轉型,提供了“以學生為中心”的改革理論框架下的實踐細節和具體問題,對巴爾和塔格的范式改革概念和趙炬明的“以學生為中心”改革理論作出了延展,也提出了在中國當前教育政策環境下應用型高校從“傳授范式”向“學習范式”轉型的關鍵與路徑。

1.政策環境支持和高校工作者價值觀引領

我國高校轉型的挑戰之一是推動“以學生為中心”的轉型。這一方面需要高等教育政策和制度轉型,以立德樹人、以本為本、“四個回歸”為指導,構建宏觀政策環境,把“以學生為中心”作為政策供給和評估評價制度的基本方向與重要維度,建立學生“用腳投票”的體制機制作為檢驗“以學生為中心”的重要方式。當前,我國正在推進高校分類評價,探索建立應用型本科評價標準,審核評估也提供了面向應用型高校的可選方案,這是非常有意義的探索,需要高校工作者對于“以學生為中心”改革構建價值認知體系,以“以學生為中心”導向的價值觀引領辦學方向。

2.系統規劃設計與全面探索相結合

“以學生為中心”教學改革是范式改革,需要整個學校的全面改革予以支持和保障,其涉及范圍之廣,改革程度之深,注定“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是一場艱難的挑戰。面對這樣的挑戰,既需要理性的頂層設計,對“以學生為中心”轉型與教學改革進行系統規劃;也需要在“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的各個領域持續探索,逐步構建完善的實踐體系與工作機制。需要理性規劃設計,是因為“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既有規律性,也有長期性、復雜性,需要方向引領并始終把握改革的方向不發生偏離;同時需要全面探索,是因為“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沒有成熟經驗可以借鑒,只能摸著石頭過河。高校推動“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注定不可能一帆風順,對“以學生為中心”改革的全面、系統、復雜性,要有清醒的認識和足夠的耐心。對于“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的全局性、系統性,要精心設計改革與實踐框架,制定戰略規劃,實施戰略管理。轉型過程中會面臨“以學生為中心”范式理論所難以觸及的大量具體問題和實踐細節,則需要全面、持續地探索。

3.審慎把握和確定學生學習目標

“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的開始和啟動首先有賴于支持系統改革,而在范式轉型的深入實施中,學生學習系統的轉型面臨著更大的挑戰。學生學習主要包括三個基本問題:“學什么”“怎么學”和“效果如何評測”。尤其對于“學什么”,即“學習目標和學習內容的科學合理性”,學校需要審慎判斷甚至質疑。研究型、職業技能型高校的學生培養目標相對清晰,更容易達成共識和建立公認的評價標準;而應用型高校的人才培養兼顧多方目標,受到多重因素的影響,面對多元而復雜的訴求,需要真正地回歸學生視角、探索設置多樣豐富的學習目標。

4.保持教師隊伍高成長性,高成本投入與資源基礎之間的平衡

師資隊伍對于“以學生為中心”范式轉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應用型高校始終面臨著“以學生為中心”的轉型對教師隊伍高成長性、高投入的要求與資源約束之間的突出矛盾,教師隊伍專業性、職業化的目標仍然任重而道遠。西安歐亞學院的實踐探索表明,應用型高校宜以較長的建設周期和可負擔的資源投入去推進教師隊伍建設,通過整合資源保證教師的基本數量與結構;在此基礎上,通過人力資源管理和人事工作、激勵制度創新,建立完善的教師培訓和發展體系,讓教師隊伍保持高成長性,逐步向專業性、職業化的目標靠近。

我國高等教育正在經歷從外延式發展到內涵式發展的全方位轉型。廈門大學鄔大光教授指出,大學轉型是基于本土文化的重塑過程,表現為一種“合乎規律”與“符合目的”的主體覺醒與選擇過程。面向構建高質量教育體系的重要目標,大學轉型的路徑是多元化的,基于“以學生為中心”理念的范式轉型具有多重價值,值得探索和期待。

來源:《中國教育報》


亚洲天堂久久